脑袋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昨天韩安妮还是没接受自己的邀请,然后,自己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就喝多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,怎么睡着的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陌生的影像涌上来,自己的,别人的,男的,女的,高楼大厦,平房河流,老式的公交车,敞篷吉普车,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黑盒子电视机,唱片舞厅,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好像在做梦,又好像幻灯片在脑海里闪烁。

    “当”,法庭上那种木槌的响声。

    陆铭条件反射般猛地坐直,茫然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“被告人,小心你的言行,不要在本庭做出奇怪的举动,不然,本席加判你蔑视法庭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老式,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法庭,大概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风格。

    证人席还是木头栅栏围起来的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坐在法官席说的三名法官最中间一个,却是个鹰钩鼻的洋鬼子,五十多岁的矮瘦小老头。

    此时,他正威严的看着自己,指着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陆铭向四周看去,看起来,这里好像正是某个案子的庭审中。

    自己的位置,坐的应该是被告席,右边坐着个穿着古典裙裾的美艳少妇,左侧,则是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,戴着金丝边眼镜,他面前的桌牌,是“辩护人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右侧,检控席的位置,坐着一排穿着黑色警装的警官。

    后面,一排排长木椅,坐着旁听的人,看来都是名流,打扮仪态都很不凡。

    前方最右侧,看起来是陪审团位置,八九个陪审员,男女老少都有。

    这里是哪里?难道在拍电影?或者什么短视频段子?

    陆铭揉了揉眼睛,很确定的是,这不是梦,因为梦里,揉眼睛时,想来不会有这么清晰的碰触感觉。

    那庭上的西洋法官这时对检控席的位置点点头,“控方,你们可以继续了!”

    立时一名身姿婀娜的女警官站起来,清冷的声音,“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……”

    检察官穿警服?陆铭刚一怔,这是什么鬼才导演?

    可听到女警官声音,他突然一激灵,猛地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那女警官眉目如画秀美绝伦,穿着黑色警官制服更显得英姿飒爽,有着别样的风情。

    可不正是韩安妮?

    此刻,韩安妮俏脸义愤填膺,正用“卑鄙”、“无耻”等极为恶劣的字眼形容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。

    突然,她侧转身,指向自己和自己身旁美艳少妇,“可以说,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就是一对奸夫**!”

    “反对!反对控方用辱骂性质的字眼形容我的当事人!”陆铭身边的“辩护人”站起来,习惯性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金丝眼镜镜框。

    陆铭已经目瞪口呆,敢情,她言词激烈抨击的“第一被告”是自己?那“第二被告”?

    陆铭看向左侧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美艳无比的古典丽人,这是“第二被告”?

    我和她,是奸夫**?

    “反对有效……”庭上法官懒散的应了句。

    “我收回刚才的话,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已经将案子拖了很久,如果他们没有新的证人,我请求今天进行结案陈词!”韩安妮对几位法官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陆铭猛的站起来:“韩安妮,你搞什么?!这里是哪里?”

    这场景,实在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法庭上,突然鸦雀无声,所有人看怪物一样看着陆铭。

    韩安妮更是满脸厌恶的瞪着陆铭。

    “肃静,第一被告,你给我坐下!”庭上法官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立时猛敲木槌。

    几个凶神恶煞一般的黑衣法警已经围过来抓他,陆铭想反抗,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体虚弱不堪,被按小鸡子一样按在座位上,上了手铐脚铐,甚至嘴巴都被用布堵上。

    韩安妮已经走回去,她是控方的次席,主控的位置,坐着一名极为英俊的男警官,风度翩翩,满身儒雅气息。

    这时他站起来,“庭上,我请求立时将第一被告监禁,同时控辩双方结案陈词!”

    高高法官席上的三个法官,交头接耳商量。

    陆铭满心郁闷,这不是非法禁锢么加人身伤害么?

    用力挣扎着,突然,便觉得脑袋里被刺进了一根针,疼痛无比,那各种影像的幻灯片再次出现,在眼前闪烁。

    “庭上,第一被告好像不对劲儿,我请求暂时休庭……”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,对方又在拖延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陆铭便觉得天旋地转,这里的一切,渐渐离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审判庭旁的休息室,

    陆铭默不作声的坐着。

    刚才看陆铭口吐白沫晕了过去,法官最终决定,休庭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大夫刚刚走,说陆铭没有什么大碍,不过抽大烟抽多了,身子骨太虚,才会有偶尔昏厥的症状。

    休息室圆桌旁,坐着几个人,陆铭的辩护律师,那个带金丝边眼镜的,叫谢文全,来自省城的大状。

    大家此刻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终于,陆铭拿起桌上茶杯,咕咚咕咚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茶是凉的,一丝冰凉入腹,陆铭知道,自己只能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幻灯片,是这个世界的“自己”的记忆碎片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什么平行世界吧,诸多种族,五大联邦体组成的联邦帝国。

    这里是帝国北疆边陲的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自己,是个吃喝嫖赌抽俱全的二世祖。

    名字,也叫陆铭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被控和被害人的姨太太合谋,杀死了被害人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世界的法律,一旦罪成,必然是绞刑。

    被害人赫赫有名,是本城最大的社团组织双龙会的龙头,被称为龙爷的龙大兴。

    还真是奸夫**啊?

    陆铭无奈的,看向圆桌旁,那怯怯坐着的美艳丽人。

    自己是奸夫,她是**……

    方才光顾着看韩安妮了,

    此时仔细打量她,不得不说,真是一位绝代佳人,她天生媚骨,穿精致红绫袄,娇绿缎裙,裙裾中,隐隐露出一双尖翘翘诱人小巧绣鞋。

    露出袖子的雪白玉手,芊芊十指长长指甲涂的竟然是罕见的鲜亮玫瑰黑色,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娇媚女性,这个时代罕见的黑宝石般美甲,更给男人视觉带来难言的刺激,极为魅惑,勾得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她生得也极为美艳,吹弹可破的粉嫩鹅蛋脸,眉角眼梢,媚态尽显。

    此时娇娇怯怯,更是令男人升起保护欲,又有种,想欺负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红颜祸水,就是形容她的吧?

    和韩安妮的秀气美丽,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甄氏,甄含珠。

    本城最大的青楼望山楼的摇钱树,东家从小万里挑一选的苗子培养的。

    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,琵琶弹的出神入化,歌声如天籁,舞姿如九天仙女。

    本城最有名的青年才俊李明轩,也就是本案的主控官,对她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发誓要为她赎身,娶为正妻。

    这事儿,全城上流社会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望山楼老板哪里肯卖了能下金蛋的天鹅?报价是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李明轩只能四处求告,好像还借了高利贷,但迟迟也凑不齐赎身钱。

    然后,龙大兴龙爷,从中间截胡,威逼望山楼老板,半强迫半买的将这甄氏弄回了家。

    但自己,真没有合谋和她一起谋杀龙爷。

    因为龙爷强买下她来,就是送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谁叫那李明轩和自己是从小是对头呢,两家也斗得不可开交,龙爷明显故意羞辱对方。

    龙爷家族是自己家的世交,上几代,龙家先人发迹前是自己家仆人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身边亲人这几年陆续去世,龙爷成了自己长辈,很是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却不想,龙爷送甄氏给自己的当天,就出了事。

    还记得龙爷将自己请去他的庄园,让女仆请出了甄氏,笑呵呵说:“少爷,你知道老头子我自小练童子功的,哪里会有这些心思,我看这甄小姐不错,少爷你身边也没个嘘寒问暖的,就让她给您做个洗脚婢吧!”

    他音容笑貌犹在眼前,人却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司机,送自己和甄氏回家,结果,路上和一名骑脚踏车的警探发生碰撞。

    龙爷的司机辱骂警探,那警探一怒搜车,从后备厢,竟然发现了龙爷的尸体,还有,凶器,后来查明,凶器上,竟然有自己的指纹。

    就这样,自己和甄氏,成了谋害龙爷的奸夫**被告上法庭。

    那龙爷的司机,则成为了污点证人。

    陆铭琢磨着案情,脑海里,好像图画一般,重演着当日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天赋,与生俱来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休息室里人不少,但气氛压抑,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陆铭明白。

    谢文全采用的是拖字诀,他没明说,但显然是拖一天,就让自己多活一天。

    可案子,总会有拖不下去的时候,几个月过去,今天,就该是结案陈词,陪审团合议的日子。

    自己应该,也活不了几天了,房间里的人,都知道这一点,所以,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谢文全心情显然也很不好,这案子输定了,可残酷的现实是,到现在,他合理的上诉理据都找不到,就算上诉,估计也会很快驳回。

    等行省高等法院确认后,自己应该会被很快执行绞刑,按正常流程,自己活不过一个月。

    更莫说,被收监的话,大牢里据说双龙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