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登鲁斯虽心里早有准备,但接到消息的那一刻,他还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现任的暗黑精灵王奥尔德雷德,在一个月前攻陷迷雾山脉的布莱特家族的地堡,这是布莱特家族最后的势力。愚蠢的杜拉德(西比同父异母的哥哥),在经过数年的休养生息,收编旧部,加上召集来的数万洞穴地精和狗头人,倒也积蓄了一定的实力,但这点实力,在暗黑精灵世界八大家族中尚且排不上号,竟妄想击败实力远高于八大家族的暗黑精灵王奥尔德雷德,重新夺回暗黑精灵的王位。

    聪明人各有各的不同,但愚蠢的人总是有很多的相同点,杜拉德就是其中一位,他不顾族内众元老的劝阻,倾家族之力去攻打暗黑精灵王奥尔德雷德,企图夺回的暗黑精灵的王位。

    之前有一句话现在同样适用:现实跟理想总是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杜拉德你想打就打吧!但最起码,保密工作你要做到位吧!来个出其不意的一击,或许能赢也不一定。但事实上,暗黑精灵王奥尔德雷德,一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,而且比杜拉德这位仁兄知道的还多。杜拉德进攻之前,一大批失望之极的属下,已经成了奥尔德雷德的眼线,这些人就等着奥尔德雷德的一声令下,就准备收拾杜拉德这位旧的顶头上司,而杜拉德仁兄却浑然不知自己这批看似忠诚的手下,早已成为对手的一把利剑,随时可能扎进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当杜拉德率领的部队冒险轻进,被早早候着他的奥尔德雷德伏击,大败而归,暗黑精灵王奥尔德雷德乘胜一举攻占布莱特家族的地堡。

    战果:奥尔德雷德大获全胜,布莱特家族全军覆没,杜拉德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布登鲁斯避世的平静生活结束了,杜拉德的愚蠢,致使他筹备多年的计划,化为虚无,布莱特家族的覆灭,西比将再无争夺暗黑王位的机会,他多年的心血付之流水。

    从接到消息的那一刻,布登鲁斯就决定回去迷雾山脉,召集散落的旧部,争夺王位已经无望,但最起码也要组建家族,西比才不至于被沦落为士族,成为大家族外的边缘黑暗精灵,当年西比“咯咯”的笑声,和伸向他的胖乎乎的小手,一直存在他记忆中,如今的西比已经大,但布登鲁斯眼中,西比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对他伸出胖乎乎小手的可爱孩子。

    为了守护西比,他愿意拼尽一切,甚至是他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布登鲁斯要离开月亮岛,离开西比,去迷雾山脉召集幸存的旧部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也许一年就可以回来,当然这是指顺利的情况下,更大的可能性,是永远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将西比一个人留在月亮岛,虽然残忍,但这世外桃园的月亮岛,尚未被暗黑精灵探子发现,留在这里起码是安全的,没有了家族的封号跟庇佑,他和西比将成为暗黑精灵世界最为低贱的士族,与其这样,还不如把西比留在这里,起码还能够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布登鲁斯在离开西比之前,必须让西比最短的段时间内,会“闪影”的第一阶段,只要西比能够熟练使用“闪影”,这或许能让在碰见族人时,可以依此逃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闪影”共有五个阶段,每进入下一阶段,身法瞬移的速度可以提升一倍。

    “闪影”与“蝶影双魔”和“天魔决”并称为暗黑精灵世界的三大顶级武技,“闪影”也是平民武技,是三大顶级武技中唯一一种没有阶级等级限制的武技,“蝶影双魔”是王族和八大家族才配拥有的武技,至于“天魔决”那只是传说中的武技。

    “闪影”属于辅助型武技,可以跟任何武技或魔法相辅相成,以倍数增加武技和魔法的攻击威力。“闪影”与至尊魔法“蝶影双魔”两者结合更是威力无穷,只要西比融会贯通“闪影”第一阶跟“蝶影双魔”第一阶段,那么与暗黑精灵的中级战士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现在目光再转回西比与爷爷的比赛现场。

    只见西比双腿猛然加速,以爷爷为中心的圆圈越缩越小,但爷爷依然静立如山,背手目视海天交界处,两者一动一静,无比怪异。

    西比暗暗叫苦,他想出这个“圈跑”战术,一方面是为了迷惑对方,另一方面可以寻找有利的出手时机。让西比所料不及的是,无论他速度多快,跑至任意位置,都能感觉到爷爷强大的精神能量紧锁住他,丝毫没有让他可以出手的机会,反而感觉自身暴露在爷爷的攻击范围之内,爷爷随时可以攻向自己,而且一旦出手,西比将任何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,以往交手中从未出现,刹那间,西比发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武技,其实破绽处处。

    爷爷正以他强大的精神能量,对西比进行全方位的攻击,这种精神上的攻击,最是凌厉,可以让意志稍弱的人,瞬间崩溃,不战而败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只要西比能抵挡住爷爷的精神攻击,便可窥见爷爷的攻击意图,提前一步进行防守或是反击。

    布登鲁斯现在守而不攻,意图很明确,并非要对西比进行攻击,而是让西比知道自己的弱点与不足,其用心不可谓不良苦。

    西比越跑越是心惊,打,还是不打,心中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你再跑,恐怕不等我出手,自己就累爬下了。”爷爷声笑道。

    倏地,爷爷止住笑,厉喝道:“再坚固的防守也会有破绽,用你的直觉,用暗黑精灵战士天生的直觉去进攻。无论面临多么强大的对手,你都要进攻,进攻才是最有效的防守,只有抛开一切,一往无前的进攻才能击败强大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西比猛然醒悟,当爷爷扳着指头说西比只能接他两招之数时,这场比试就已经开始,西比笼罩在以往失败的阴影之下,两招之数更是对信心的一记沉重的打击。从被爷爷叫出来勉强应战,到后来的三招之约,更是一步步将西比引入投机取巧以为可以侥幸胜出的心态,到后来连输两招,这种侥幸胜出的心理被无情击碎,致使西比失去出手的勇气,亦陷入对他越来越不的僵局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,从一开始爷爷就已经占尽上。

    西比停了下来,这“圈跑”战术亦告失败。

    西比感觉心脏不受控制的“砰砰”直跳,这是本不应该有的现象,之前再大的运动量,心脏也不会跳的这么厉害,这是怎么回事?西比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西比突然发觉,一动不动的爷爷身上散发出无比强大的压力,西比全身被无形的巨大压力控制住,恍如实质,将自己压的透不过来,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!!!

    西比艰难抵抗着那股来自爷爷的巨大精神能量,西比的身体已经无法负荷这巨大的压力,膝盖微微颤抖,西比甚至怀疑,这时候,只要再多来一只小鸟立在自己的肩膀上,今天就得跪在爷爷面前。

    无形的压力宛如潮水一般,一波接着一波,西比头上已满是汗水,全身绷的紧紧的,一动不能动,膝盖已大幅度的抖动起来,也许下一秒,西比就得跪在地上,但西比用尽全力推迟这一秒的到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刚是,一只小鸟立在肩膀上西比就得跪下的话,此刻西比觉得一只蚂蚁就能把他给推倒。

    西比意识开始迷糊起来,内心不断警醒自己:我不能输,我一定要坚持下去,我一定要突破自己的极限!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