率先打破僵局的是西比,虽然身体乏力,但老是躺在人家女孩子身上,也不是回事。西比身体仿佛一下又充满了力气,之前的疲惫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贝儿,我去找一找坦帕斯他们!”西比说完准备离开,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从四次元空间袋里掏出一件钻金铠甲,这幅铠甲西比一早就留意上了,它设计精美,而且重量较轻,非常适合女孩子穿,至于大小,则完全不用考虑,因为宙斯鉴定过了,他收藏的所有铠甲都是加持过魔法的,可以自动调节到最适合对方穿戴。

    “贝儿,这是给你的!”西比将铠甲捧到灵贝儿面前。

    “钻金铠甲!!!”一旁站立的流星震惊地叫道,不过声音很小,他自然知道钻金铠甲的价值。如果让别的人知道,以钻金堪比同等黄金万倍的天价,难免有人动坏心思,流星说完马上四周回顾,幸好周围的守军敬畏西比,站的都比较远。

    “什么?!钻金铠甲!!!”灵贝儿话刚出口,就用小手掩住嘴巴,难以置信地看着西比,钻金她当然知道是什么,那可是比同体积黄金要贵重万倍的东西,只不过这钻金实在太稀少了,以至于灵贝儿也未曾亲眼见过。现在西比手中拿着的可是由钻金制作成的铠甲,甚至无法用黄金来衡量。

    灵贝儿接过钻金铠甲,触手感觉非常踏实,而且重量不超过二十斤,对于灵贝儿来说非常合适,如果在平时,灵贝儿肯定不会穿上铠甲,但现在不同,地狱魔军随时有可能攻进银月城,而且箭矢无情,很难说有哪一支流矢就会击中自己,有了这钻金铠甲保护。自然是可以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“它可以自动调节大小。你穿上肯定好看!”西比一脸微笑看着灵贝儿,虽然脸上还火辣辣的,但西比还是后悔起来的有点早。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,还有这个!”西比抽出两片龙鳞,这两片龙鳞是西比精心挑选留下的,大小刚好合适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鳞片,这一定是某种灵兽身上的鳞片!”流星忍不住好奇。鉴赏起来。在灵贝儿的四大侍卫中,流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,同时也是对西比比较和善的一个,他虽然觉得灵贝儿公主和暗黑精灵在一起不合适,但并没有达到星火那种对暗黑精灵有强烈芥蒂的份上。

    而且自从认识西比以来,流星发现西比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暗黑精灵。他的心地善良,对朋友忠肝义胆,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,这方面是没的说的。更重要的是,他发现无论是坦帕斯、宙斯又或者是罗宾,每一个都是值得深交的好友,一个人能够拥有三个可以出生入死的好友,那他这个人肯定也是非常的值得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把它贴在铠甲里面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蛇鳞?我可不想要蛇的鳞片!恶心死了!”

    西比有点哭笑不得。不过现在四周耳眼众多。都是闻讯赶来一睹天神貌的守军士兵,如果公然说出这是龙鳞的话。估计有一半以上的人会眼红妒忌,龙鳞可是传说中宝物,谁不想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现在是生死存亡关头,很多人顾不得想这些,当战争结束,生存下来的,难免不会有人打龙鳞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贝儿,你要是信任我,就把它放在铠甲内!我向你保证,它不是蛇的鳞片!”西比将龙鳞塞到灵贝儿的手上,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灵贝儿明澈如清泉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嘛,人家穿上就是了!你要记得你保证过的话哦,人家最怕就是蛇了!”灵贝儿有些不情愿地接过龙鳞,这两片红色看似轻飘飘的,还有些半透明的鳞片,又有谁能猜到它就是传说中的龙鳞呢!

    第一波魔军攻击暂时停歇,城楼下尸首遍地黑水横流,深渊恶魔死后都化为黑水,能看见的主要是兽人和狗头人的尸体。经此一战,地狱魔军死伤达五千人,接近这次死灵系大军总人数的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两万五左右的死灵系大军,因为与水系大军交错驻扎,当魑将打算偷袭银月城时,为了避免惊动艾斯特,所以只带了一半兵马,不知是自大冲昏了头脑,还是低估了对手,魑将信誓旦旦仅凭五十名亡禽骑士,就可以打开城门,一旦城门打开两万五千名地狱大军就足以踏平银月城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西比横插一脚,以银月城固若金汤的防御,魑将也未必真能攻破得逞,只不过到时银月城将士的伤亡,是现在的数倍。

    在西城门一箭楼附近,西比找到了坦帕斯、宙斯和罗宾三人。

    “西比,你刚才表现我们都看见了,你简直太厉害了!”罗宾竖起双大拇指赞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是永远也追赶不上你了!”坦帕斯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西比心中一热,当初他们四个人,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考验,才来到银月城,现在自己有了龙内丹相助进步神速,但他又怎么能让伙伴们原地踏步呢,西比暗下决心,等这场战争过后,一定带他们到北门深谷,猎杀几头万年灵兽,夺取内丹,让坦帕斯他们的实力也更加精进。

    “参见右月使者”

    城楼一众守军将士,全体跪下,齐声高呼。

    一米黄色衫美女,年纪在二十岁左右,褐色发如瀑布般垂在两肩,柔顺亮滑,身材婀娜高挑,鸭蛋脸,细眉,丰润的双唇,看起来格外性感美丽,只是眼睛总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,看谁都像是审视对方的样子,让人极为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右月使者?”西比脑海里立即浮现出“左月使者”安妮。原来她就是右月使者,跟安妮同属月亮女神跟前的红人。

    “漂亮是挺漂亮,就是让人感觉好冷漠!还是安妮好看一点!”罗宾咂咂嘴说道。

    坦帕斯没有注意到罗宾的说话,而是出神的看着右月使者,正好与右月使者目光相撞,刚刚还冷冷的冰美人,忽然脸色红晕起来,目空无人的眼睛也开始躲闪起来,不敢直接与坦帕斯火辣辣的目光相碰。

    坦帕斯万万没有想到,传说中的右月使者竟然是野蛮人姑娘,这可是极其罕见,虽然野蛮人跟人类,相貌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但是野蛮人都会在自己的身上纹上自己部落的图腾,加上野蛮人常年在外餐露宿,身体得也比普通人类要高达壮实一些,眼前的右月使者,虽然看起来并不壮实,但是她右臂上的白狐,正是她部落的图腾标示。

    右月使者错过坦帕斯身边,羞红着脸低头朝西比走去!

    显然她也认出坦帕斯是野蛮人,而且在野蛮人审美标准中,坦帕斯几乎符合所有要求,高大的个子,健壮的身体,线条刚毅的脸庞,和一头不羁的金色发。更重要的是,坦帕斯作为银月城的英雄人物,右月使者也早有耳闻,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传说中的英雄,更没有想到这个英雄人物,竟然同是野蛮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刚才击退亡禽骑士的英雄!?”右月使者很快又恢复之前冷冰冰的容貌,只是眉宇之间,出现诧异神色,她万没想到,刚才在空中大展神威,攻破亡禽骑士的天神,竟然是一个暗黑精灵。

    “嗯!”西比不明白右月使者找他的来意,微微点了下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吧,月亮女神想要见你!”右月使者说完径自离开,西比知道这件事情迟早瞒不住月亮女神,只是没有想到,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银月城王宫,幽静小厅。

    西比环目四周,发现墙壁除了挂一些装饰性的油画和精美雕塑,房间的四周更多是闪亮的兵器和盔甲。一时之间,西比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。月亮女神一直以雍容尊贵仙凡脱俗的形象示人,很难想象月亮女神穿上这些戎装,是怎样的样子。

    西比摇头笑了笑,上次宙斯不是准备送一套矮人顶级匠师打造秘银铠甲给她吗?只不过半路给罗宾拿走了。其实不一定是月亮女神自己穿,也有可能是用来收藏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铠甲都是历代月亮女神留下的!她们一代又一代地守护着人类和平,那件紫银色铠甲,是银月城第一代月亮女神所用过之物,名叫‘玄天心’,这是第一代月亮女神的乳名。”温柔平和的声音从西比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西比猛地转身,发现一袭金色纱裙的月亮女神,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。虽说西比是出神想一些不着边的事情,但能够走到如此近的距离还不被发现,月亮女神看来的确不简单。

    西比像是一个做错的孩子,被人当场抓住,脸上顿时火辣辣的,不过很快心境就平息下来,让他平息的轻灵之气,正是月亮女神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拐弯抹角了,看门见山的说吧,你是不是从死亡之谷,得到了龙内丹!”月亮女神明亮的双眸盯着西比,仿佛能将世间所有事情都看穿。(。)

    ps:祝所有女书友妇女节快乐。

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