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初医指如细雨润物般滋养着病变的神经,它本来有一线清光,可跟自然光线没什么区别,如果不是在黑暗的环境里,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。

    王顺利瞪大了眼睛,一个细节都没有漏掉,可是他根本看不懂洛阳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宋东名哂笑了一声,讥讽道:“这都什么时代了,居然还有人装神弄鬼,更可笑的是居然还有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江月偏头看了宋东名一眼。

    宋东名跟着就改了口:“我没说你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说叶姿了。

    叶姿并没有理会,她的一颗心都系在洛阳的身上。这才是她第一次看洛阳给人治病,她的心中既担忧又困惑,洛阳用两根手指就能治好欧洲医生都治不好的病?

    宋海昌的视线移到了客厅尽头的走廊方向,看了一眼,冷声说了一句:“叶姿,去把美琪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姿没动。

    宋海昌勃然大怒:“我是美琪的爷爷!”

    “她不想见你。”叶姿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她!也由不得你!”宋海昌对身边几个打手发了话,“你们几个去将孩子给我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打手跟着就往走廊走去。

    叶姿张开双臂呵斥道:“你们给我滚出去!滚啊!”

    她已经尽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凶悍了,可那几个打手哪里将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洛阳开口说了一句话:“刘先生,你要是想丢掉轮椅的话,你最好让他们安静一点,不要影响到我的治疗。”

    趴在沙发上的刘又水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下,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老宋,让你的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江月站到了叶姿的身旁,身材娇俏,却自有摄人的气势!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说,可那几个打手却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宋海昌心头生恨:“刘总,这是我的家务事,你也要插手?”

    刘又水睁开了眼睛,眼眸中一线精芒闪过:“什么时候,我说的话已经不管用了?”

    宋海昌的老脸有点挂不住了,也有点压不住火气了:“刘总,换别的事情我一定给面子,可这是我宋家的家务事,也关系我宋家的生死存亡,所以还请刘总不要插手,改日我一定登门答谢。”

    刘又水斜眼看了洛阳一眼,他的心里也的确有一丝犹豫,为了一个连话都没有说上几句的初级医师跟宋海昌翻脸,这事究竟值得不值得?

    洛阳看在眼里,也早有对策,他抬起了手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第一次治疗就到这里吧,我扶刘先生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洛阳,你把刘总当成是三岁小孩来哄吗?”王顺利迫不及待来泼脏水,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洛阳没有理会,他将刘又水扶起来坐稳之后,突然一拳头敲在了刘又水的右腿膝盖上。

    刘又水的右小腿顿时翘了起来,动作幅度很大,在场的人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气氛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凝固了。

    王顺利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刚才也敲过刘又水的膝盖,可是刘又水的腿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。洛阳就只是用两根手指给刘又水“按摩”了一下,刘又水的腿就有反应了,这让他这个专家教授怎么接受?

    “骗术!这一定是骗术!这小子没有使用任何药物,也没有使用任何治疗手段,刘总的腿怎么可能恢复知觉?刘总,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!”王顺利恶言相向。

    洛阳右手下探放在了刘又水的大腿上,抓住肉皮使劲一拧。

    “哎哟!哎哟……”刘又水连连痛呼。

    洛阳松开了手:“刘先生,这是不是骗术,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?”

    刘又水慌忙接话,激动地道:“清楚清楚,洛医生……不不不,我应该叫你洛神医才对,我这腿三年没有知觉了,今天第一次感到疼,你的医术太厉害了,你接着治,你的治疗很有用。”

    洛阳淡淡地道:“我不是那种挂个号就给看病的医生,刘先生你也别着急,我还有个小病人要治疗,你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等着就是。”刘又水的态度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洛阳对叶姿说道:“叶姐,把美琪带出来吧,我给她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在客厅里?”叶姿不愿意宋美琪跟宋家的人接触,所以要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洛阳点了一下头,然后看了刘又水一眼。

    叶姿顿时明白了过来,洛阳这样做是想让刘又水见识一下他的超凡的医术,刘又水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,只有这样才能让刘又水死心塌地的帮她的忙。

    她往走廊走去。

    宋海昌冷哼了一声:“我是你公公,你处处跟我作对,这小子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光了!我宋家有你这样的媳妇,简直就是家门不幸!”

    叶姿转身,嘴角浮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:“我嫁你宋家,你宋家家门不幸?如果没有我,青山能源公司现在才只是一个化工厂,它能有现在这个规模?东山走了,你不但来争家产,还想抢走美琪,这是人做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宋海昌气得直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爸说话的?你信不信我抽你!”宋东名怒气冲冲的向叶姿走去。

    江月挡在了叶姿的身前,冷眼看着宋东名。

    宋东名的气势顿时一滞,也迈不动腿了。

    刘又水慢吞吞的说了一句:“东名,我是小叶请来的,算是客人,你要是当着我的面打了小叶,你让我把脸往哪放?”

    宋东名气得不行,却不敢顶嘴。

    这刘又水看是慈眉善目一个人,可他是怎么起家的,干过些什么事,他早有耳闻,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呐,他怎么惹得起?

    宋海昌怒极反笑:“看来刘总是铁了心要插手我宋家的事了,可现在是法治社会!”

    刘又水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:“老宋你提醒得好,有件事我也得跟你说一下,就刚刚过去的暑假,有个人在一家KTV把一个打暑期工的女大学生给办了,事后花钱让那个女大学生闭嘴,给了多少钱,说了些什么威胁的话,我都一清二楚,我手里还有视频。”

    宋东名的神色变了。

    宋海昌移目看了宋东名一眼。

    刘又水话锋一转:“老宋你说现在是法治社会,想必对这种犯罪的事情深恶痛绝吧,要不我们现在就打电话报警,把那个坏蛋绳之以法?”

    宋东名的额头上冒出了好几颗冷汗。

    宋海昌的嘴唇颤了颤,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神医,你不是要给这小孩治病吗,你可以开始了,我向你保证,没有人再捣乱了。”刘又水面带笑容,慈眉善目。

    洛阳说道:“刘先生,让那些无关的人都出去吧,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会吓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刘又水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这小神医居然给他下指示,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。

    洛阳看了刘又水一眼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笑容又在刘又水的脸上绽放:“没。”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