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闲松终于到了龙华大学,原本上午他就应该到此来报道,现在手表上时针正指着九点三十分的刻度。

    南宫颜停好车,将林闲松的行礼从后车箱重拿出交回他手中,然后带着他来到一栋学生宿舍楼楼下,对他说道:“你在这等等,我去找管宿舍的老师给你安排间宿舍。”

    南宫颜走后,林闲松抬头看了看这栋宿舍楼,墙面很新,应该是新建不久,整栋宿舍楼只有几个窗口透出灯光,说明还没有多少学生入住。

    接着他又环视了一下附近的环境,这一块地方建筑比较稀少,路灯间隔也较远,所以几个坏路灯的区域内一片黑暗。现在虽然还不到十点,却很少见有人路过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龙华大学比较偏僻的地方吧,他心里暗想。

    ‘踢踏,踢踏’一行高跟鞋接触地面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区域的宁静,一条人影由远及近的走来。

    林闲松刚开始还以为是南宫颜回来了,转头看去,那人影比南宫颜更高挑些,远远看去身材凹凸均匀,很是唯美。他正感到无聊,心中升起一窥其全貌的好奇,于是目光紧盯着逐渐接近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女孩此时似乎也注意到宿舍楼下的林闲松,刚开始也没太注意,再走得近些,现那人紧盯着自己看,这倒没什么,她早已习惯,她知道再走近些,那人应该就会上来搭讪了。

    这次她失算了,她确实很美,那种让人一见倾心的美,特别是一双纯净,幽深的眸子,足以使任何看着她的人都为她吸引,为她痴迷。

    可林闲松沉默的性格使他几乎从来不会主动和人打招呼,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拥有完美身材和容貌的女孩慢慢走近,眼中带着欣赏的目光,不过也就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那女孩经过他身旁,他善意的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女孩似乎突然感到害怕起来,脸色微微有些慌张,脚步也加快了不少,他觉得奇怪,不知为何女子突然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哪知道,他欣赏的目光在女子眼中明明就是轻薄好色,他善意的微笑更是被认定为不怀好意。这里又偏僻宁静,那女孩子怎能不心生害怕。

    女孩快经过他身边,向前走去,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坏了的路灯,那一段没有灯光的路中间不知道因为维修管道还是什么,被挖了一条浅浅的小沟,这条浅沟对一般人行走没有多大影响,但对高跟鞋却有一定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林闲松眼力极好,见那女孩快要走到浅沟处,便出声提醒:“小心前面路上有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开始出声,那女孩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,向前跑去,结果他提醒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她哎呀一声惊叫,脚踩在小沟中,摔在路上。

    林闲松快步走到她面前,就想要扶起她。

    那女孩满脸双手捂住摔伤的脚,脸上满是惊惧之色,声音颤抖地道:“你,你别过来,你再过来我就要喊救命了。”

    林闲松呆了呆,心中苦笑,原来自己被她当色狼了。

    他作出他自己认为最温和,最友善的笑容,道:“你误会了,我是龙华大学的新生,你现在脚受伤了,我是想帮你。”说完伸出手就要将她拉起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。”女孩出了美妙却又无比高亢的喊叫。

    就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,不一会,林闲松和倒地女孩不远处出现五六个人影,看她们结队而来的样子,好像是巡逻队一般,更让人意外的是,来人竟然都是女子。

    感觉到一道拳风扑面而来,他下意识的向后一跃,躲了开去。抬头看去,出拳的是一个满面英色,颇有些木兰之气的女生。

    这时其他几个女孩都赶到倒在地上的女孩身旁,那满面英色女孩一面将地面的女孩扶起,一面问道:“关雪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原来摔倒的女孩叫关雪。

    关雪小心翼翼的站起,以畏惧的目光看了看林闲松,小声在满面英气的女孩子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满面英气的女孩一听,狠狠地瞪着林闲松,看得他心中直毛,暗想这个关雪不会说自己非礼她吧,那就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“看他这个贼眉贼眼的样子,肯定不是好人,要不然怎么会在这黑暗人少的地方呆着,虽然还没来得及对你做什么,那是因为我们来的快。”满面英气的女孩认定了林闲松不是好人一般地说着。其他女孩也是目光中充满敌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各位学姐应该误会了,我是新来的学生,在那宿舍楼下等老师来帮我安排晚上住宿。”林闲松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追关雪干什么?”满面英气的女孩语气不善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看了龙华五大美女,色迷心窍,还拿新生来做幌子,骗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新生怎么了,新生就不能当流氓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流氓,我看就是一色狼。”

    其他女孩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见自己已经被定性为色狼,林闲松只有面露苦笑,他当然不会愚蠢到和一群女孩争辩,那结果将比秀才遇上兵还要惨。

    脑海中灵机一动,他想到了送他来的南宫颜,连忙道:“是南宫老师送我来的,她可以帮我证明。”

    满面英气的女孩闻言示意女孩们先停下议论批判,问道:“哪个南宫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南宫颜老师。”林闲松连忙补充道。

    满面英气的女孩加问了一句:“你是怎么认识南宫颜老师的?”

    林闲松见她还有所怀疑,只能将火车站遇到南宫颜的事说了出来,并且告诉众女南宫颜现在正在帮你找管理宿舍的老师帮他安排住宿,一会就过来。

    众女这才算是真的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刚才是误会你了。我叫钟美英,是龙华大学武术会的会长。”满面英气的女孩语气之中没有丝毫道歉的意味。

    林闲松刚被人误会,见钟美英语气依然不善,心头有气,道:“你们都没错,都是我多管闲事。”说完也就不再理睬众女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刚才都是我的错。”身后传来关雪柔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关雪,你跟他道歉做什么。你本来就没错。”钟美英一面安慰着关雪,一面对林闲松扬声道:“刚才看你躲闪的那一下身手应该不错,如果觉得刚才受了委屈就去武术会找我,我钟美英随时恭候。”

    关雪一拉她的手,低声责备道:“美英,你怎么能这样说,刚才是我误会他了,向他道歉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钟美英盯着林闲松的背影,道:“他那目中无人的模样,我看着就有气,敢小看我们女人。下次还让我见到他一定会让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关雪知道钟美英是鼎鼎有名的大女子主意者,认为女人做什么都不会比男人差,又有一身不弱的武术,如果林闲松被她盯上,以后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林闲松当然不会知道自己不觉间已经惹上了钟美英,晚风一吹,刚才心头的那股气也被吹散。他回到宿舍楼下,看着钟美英众几女扶着关雪离去,南宫颜也还没回来,于是他就坐在宿舍楼的台阶上,颇为无聊的看着天空中的群星。

    “在呆啊。”身边传来轻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南宫颜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身旁,一只手把玩着一片钥匙,低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林闲松举起手伸了伸懒腰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南宫颜将手中的钥匙递给他,“明天你报名后会学校根据你的专业再给你分配寝室。这个是四楼4o3的钥匙,明天分配寝室后,记得把钥匙还给管理宿舍的陈老师。”

    林闲松点了点头,接过钥匙,道了声谢谢,提着行礼,向南宫颜挥了挥手,就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这是男生宿舍,我就不送你上去了。”南宫颜也向他挥了挥手,“哦,对了,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专业的。”

    林闲松已经提着行礼走上了几级台阶,闻言回对她笑了笑道:“反正我不是美术系的。”说完继续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谁希罕知道。”南宫颜哼了一声狠狠地道,转而又是一笑,微扬高了声音,示威般地道:“我要想知道这等小事,简直易如反掌,那我们明天见吧,林闲松同学。”

    听到楼道内传来一阵无奈的叹息,南宫颜露出得意的笑意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躲美录

梦如刃

躲美录笔趣阁

梦如刃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