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王府紧挨着皇城,修建的富丽堂皇,一点都不比东宫差。

    甚至内部的各种用度,比东宫还要好。

    毕竟,汉王有钱啊,人家捞钱捞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娘,我打听清楚了,朱瞻墉和大哥就躲在城外的一处院子里呢,我们要不要直接杀过去?”

    朱瞻圻是汉王的二儿子,不过是庶子,在府中没有什么地位。

    这一次自己大哥作死,他绝对是举双手双脚支持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可是亲眼看到自己亲娘死在了亲爹手中,所以对于亲爹,对于整个汉王府,朱瞻圻都是没有什么好感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事情搞得越大,他越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,在韦氏面前,他还是要装作一副很是乖巧,一心为汉王府着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毕竟,兄友弟恭的形象还是要维护的嘛。

    “杀过去干嘛?帮他把糖都还给商家吗?”

    韦氏轻轻的吹了一下杯中的茶叶,很是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显然,朱瞻墉去哪了,她其实也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着急过去。

    “您昨天不还去东宫那边,要求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讲道理吗?”

    “瞻墉不知道天高地厚,听说带着一批人手要把那些糖做进一步的加工,多等几天,到时候这些糖都被他糟蹋的差不多了,我们再出现,岂不是更妙?”

    “娘,您的意思是到时候让瞻墉想要反悔都没有机会?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喜欢太子,但是对太子的几个儿子,他还是非常喜欢的。如今朝廷因为出征蒙古的原因,导致户部空虚。

    瞻墉刚刚把兵仗局给炸了,东宫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,现在要是再搞出十几万两白银的窟窿出来,你说皇上对东宫的态度会不会有所变化?”

    朱高煦是一名猛将,所以有时候,他都是不懂用什么谋略的。

    这方面,汉王妃韦氏算是填补了他的一些缺点。

    “瞻墉他是个聪明人,万一这一次他真的搞出点什么名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那么多的万一?”

    “是,娘亲英明,这一次要是能够让太子爷和瞻墉恶了皇上,那爹离太子之位就更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皇孙,我……我……那糖不是我非要卖给汉王世子的,再说了,当时我也不知道他是汉王世子啊。您要是觉得不行,我可以取消这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胡雨石是南京城里最大的糖霜商人,前几天,朱瞻壑高价收购他铺子里头的各种糖,让他狠狠的挣了一大笔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一大早却是被一帮自称是东宫护卫的人给“请”到了城外。

    这可把他吓坏了。

    汉王府自己都惹不起,更加不用说加上东宫了。

    大明的商人,地位可是很低的。

    惹了汉王府和东宫的人,还能有活路吗?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你取消这笔交易的?我这是要再送你一场富贵呢。你先过来看看东西。”

    朱瞻墉瞥了胡雨石一眼,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这帮商人,那么怕当官的吗?

    “皇孙,这……这真的是糖?”

    胡雨石看了看四周,确实不像是要自己小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看到眼前雪花一样的东西被称作是糖的时候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雪花一样的糖?

    这明明就是盐嘛。

    “你尝尝!”朱瞻墉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好东西还是要给到识货的人才能卖上好价钱。

    只见胡雨石伸出了右手的食指,在雪白的晶粒上面沾了沾,然后有点迫不及待的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熟悉的味道,一如既往的甜蜜。

    这个东西,果然是糖。

    并且这糖似乎比自己之前售卖的黑砂糖更甜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用心的感受这种甜蜜,胡雨石的心情开始慢慢的变激动。

    眼前的皇孙是太子的嫡次子,在他眼中,绝对是罕见的大人物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自己人生的贵人出现了?

    “胡掌柜,怎么样,这个雪花糖,你觉得可以卖多少钱一斤?”

    “雪花糖?糖如雪花,名如其行,这名字还真是贴切。”胡雨石忍不住拍了一个彩虹屁,然后继续说:“市面上一般的黑砂糖卖一两银子两斤,差一些的一两银子可以买到三斤,而好一些的西洋糖霜则是要一两银子一斤。眼前这个雪花糖,卖个五两银子一斤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听胡雨石这么一说,朱瞻墉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,雪花糖的吸金能力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愿意花五两银子一斤的价格来买这些雪花糖咯?”

    “皇孙,五两银子银子,我一文钱都不挣,帮皇孙把这些雪花糖全部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商人没有靠山是不可能真正的做大的。

    胡雨石对此有着清晰的理解。

    现在有机会靠上东宫,他自然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“哦?整个南京城的黑砂糖,如今都在这里被加工成了雪花糖,你就不怕那么多的雪花糖放出去,价格崩盘了?”

    买的时候是痛快了。

    但是卖的时候一口气放出来太多货,朱瞻墉还真是有点担心雪花糖的价格是否足够坚挺。

    “南京城汇集了大明各地的大商家,这些雪花糖虽然价值连城,一两家商家是吃不下的。

    但是整个大明的商家一起出手,哪怕是再多一倍的雪花糖,也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讲到自己擅长的事情,胡雨石还是非常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别看朝廷没钱,但是并不表示那些官员、勋贵、商人、士绅没有钱啊。

    “好!如果这件事你能在短时间内办好,以后你在南京城有什么事,都可以来东宫找我!”

    朱瞻墉还真是需要一个精通商业的人给自己打下手。

    胡雨石主动的靠过来,他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反正这个事情,自己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一个商家,根本就没有胆量去坑东宫的人。

    “瞻墉,不好了,你爹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朱瞻壑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他还有点不好意思面对胡雨石这些商家,所以躲在作坊里面敦促匠人干活。

    而朱瞻墉也没有要叫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反正锅已经让他背了,施恩的事情留给自己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爹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啊?不会是汉王府有人去告状了吧?”

    朱瞻墉对自己老爹还是很了解的。

    作为监国太子,每天起的比鸡早,睡得比鸭晚。

    累的要死要活,还得不到认可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人去投诉自己,估计他一天都不会想自己一次。

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好阅app最新内容

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好阅app 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孽子更新,第5章 雪花糖免费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