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片刻,浮现在罗阎瞳孔中那个太极图正在消散。

    但没有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那些白茫茫的光沉进罗阎赤红的眼眸深处。

    化成一个个细微如灰尘,不断变化着的银白符号。

    分布在他的眼珠四周。

    过得一两秒,那一圈符号固定下来。

    不再变化。

    随后白光敛去,再无异常。

    罗阎愣了下,隐约觉得,这跟途中吸收的那块菱形白玉有关。

    因为那块白玉也浮现过同样的图案。

    他心存疑虑,但暂时不解,只能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走出宿舍。

    罗阎看见很多同学在参观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有人惊呼,有人苦笑。

    他沿着走廊的墙边行走,想要前往后勤部。

    突然他停下来。

    前面一道胖壮身影。

    却是院试前被他磕得脑袋开花的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叫陈永松,侥幸拿到83分,成为合格者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了罗阎。

    想起罗阎拿自己的血钓狼蜱。

    顿时怒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还算克制,狠狠瞪了罗阎一眼,就钻进自己的宿舍里。

    宿舍是四人间。

    摆着两张双层床。

    陈永松一下子将自己的行李丢到上铺,自己却坐到下铺。

    明显要一人占据两层。

    这时他的室友进来了。

    分别是李哲和肖云。

    一个81分,一个85分。

    三人分数相近,被编在一室。

    把门关上后,三人做了番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然后身材较瘦的李哲就主动道:“陈永松,想不想认识个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陈永松心情不好,没好气地说:“什么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洛北辰,启明重工老板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陈永松猛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广陵市就没有人不知道启明重工。

    这是承建了地城大部分基建和公共设施的建造集团。

    并且,启明重工的老板洛天意今年下足血本,要竞选城主一职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竞争对手,便是‘地面探索兵团’的指挥官狄征!

    这种大人物的公子竟然是同期。

    出身草根的陈永松立刻站了起来,堆上笑容:“那咱们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一个双人宿舍里。

    陈永松见到了洛北辰。

    对方直接拿出好酒招待。

    三杯下肚后,洛北辰微笑着道:“永松,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陈永松受宠若惊:“洛哥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给那罗阎一点颜色瞧瞧。”洛北辰脸色平静。

    陈永松立刻猜到,这可能跟洛天意竞选城主一事有关。

    毕竟,那罗阎,是指挥官狄征介绍的。

    而狄征,则是洛天意的最大竞争对手!

    “洛哥,你想怎么做。”陈永松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什么料。

    虽然侥幸入学,但要在学院里脱颖而出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替洛北辰办成这件事。

    往后自然得他照拂,至少,吃穿不愁。

    洛北辰端起酒杯,目光阴冷:“废了他,甚至‘失手’杀之,皆可。”

    陈永松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没想洛北辰竟要做得这么绝!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?”洛北辰淡淡看向胖子。

    陈永松干笑了声:“洛哥,这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事后你只要不把我供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给送进大牢,我也会把你捞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以为我做不到吧?”

    洛北辰笑了声,轻抿一口杯中美酒。

    旁边。

    李哲,肖元二人也帮腔。

    “永松,姓罗那小子之前院试时利用了你,你该不会忘记这事吧?”

    “他拿你的血引狼蜱自杀,自己倒是轻松过关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知道别人怎么说你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说你蠢到家了,被一个野人利用,还有脸入学。”

    陈永松被揭了伤疤,顿时火冒三丈,猛地将酒喝光,沉声道:“洛哥,这活我干了!”

    于是这事就此定下。

    陈永松三人走后。

    洛北辰的室友。

    一个粉面青年小心翼翼地问:“洛哥,这事要不要给老爷子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洛北辰轻轻摇晃着酒杯说。

    “姓罗的是狄征推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在院试里拿了最高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狄征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他是要告诉所有人,他有眼光,他才能够带领广陵走向辉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要对付那叫罗阎的野人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爸助威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弄死一个地表的野人。”

    “跟踩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你会因为踩死一只蚂蚁而告诉你爸妈?”

    说罢,他看了自己的室友一眼。

    粉面青年连声恭维,不敢再提通知洛天意一事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再次回到宿舍时,罗阎多了个背包。

    他在后勤部用学分兑换了一支‘赤毒’缓解剂,另外还有钢丝、手提打磨机等杂七杂八的东西。

    前者花了2学分。

    反而后者一堆东西,才花了1学分。

    那支缓解剂能够镇伏‘赤毒’,使其不恶化,不发作。

    但效果只能够维持一个月。

    每个月花1学分,就能够镇住‘赤毒’,罗阎觉得很划算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。

    关上门,罗阎就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他用那手提打磨机,开始加工钢丝,将其边缘锐化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很枯燥,但地表三年,比这枯燥的活罗阎都干过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活命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不断重复的工作中流逝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否眼花。

    罗阎突然发现,他正打磨的这段钢丝上,竟然飘起一组数字:86。

    并且,随着钢丝边缘发红变薄锐化,这数字还在不断上升。

    90...94...100。

    罗阎连忙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往别处。

    当他落在了落地窗上,立刻得到了宽度5米,高度2米的数据。

    再看其它家具。

    罗阎眼中跃出的数字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除了长宽外,现在还有高度,有倾斜度,有厚度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大量数据,让他双眼灼热难受。

    罗阎连忙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他重新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,没有出现任何数字。

    这....

    罗阎试着开启‘望气瞳’。

    很快,他双眼微感灼热。

    视野中所有事物都变得透明,只剩下一些线条,并且这些构建出事物轮廓的线条附近,再次冒出了各种数据来。

    罗阎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他确定,自己的‘望气瞳’应该是产生某种变化了。

    可又不知道,这种变化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罗阎想起之前那个太极图案。

    他连忙找了面镜子。

    一看。

    自己那赤红的双眸中,在眼珠的四周,出现了一圈银色的光点。

    这是以前所没有的异常现象。

    并且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时。

    罗阎还看到自己那灰色的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但与往常不同的是。

    这团人形的生命气息中,又多了其它颜色。

    分别一圈火红,一圈明黄。

    两种光芒。

    当罗阎落在那圈火红光芒上时,附近便浮现出了一组数字:108。

    而当他注视那圈明黄光华时,则得到另一组数字:97。

    这两组数字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或者说,那火红与明黄两种光芒。

    各有什么含义?

    罗阎闭上眼睛,关闭‘望气瞳’。

    现在他可以肯定,他的瞳术异变了。

    保留以前功能的前提下,还增加了透视障碍,数字化视野。

    特别是后者。

    能够获得详细的、精准的数字。

    另外,生命灰光现在又多了两种不同颜色的光华。

    那应该是某种重要的象征。

    嗯,明天课后可以跟老师请教。

    不过.......

    菱形白玉、太极图案、瞳术异变。

    这三者间,应该是有关联的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瞳术之所以会异变,是跟那菱形白玉有关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罗阎摇摇头,习惯性地把想不通的问题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他将那打磨好,变得锐利的钢丝固定在落地窗附近。

    接着又布置其它‘安全措施’。

    就这样忙碌到晚上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陈永松、李哲、肖元三人小心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