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阎看向导师。

    “观山海?”

    魏风华咳嗽两声:“每种功法,虽然大同小异,但侧重点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强调速成,一日破境,亦未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侧重元力多寡,元力越多,续航越强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‘观山海’,强调的却是基础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,修炼此法,起初你可能会比别人进步较慢。”

    “但胜在基础扎实,越往后修炼越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”

    突然,魏风华一阵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他连忙拿出一瓶吸剂,吸了口,接着才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正式讲解如何修炼‘观山海’,你不要打断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,我稍后会给你空档提问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罗阎回应,魏风华拿了个遥控器出来,按了下,训练馆墙上的大屏幕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屏幕上出现了一幅画卷。

    看起来似乎是放大的某种壁画。

    画卷中。

    山高万仞,连绵起伏。

    大海无垠,碧波万里。

    山在前、海在后。

    山海相映。

    恢弘壮阔。

    魏风华道:“你把这个画面记下来,修炼之时,要在脑海中观想这幅画卷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阶段,侧重点在于‘山’。”

    “着重观想那些奇峰,山势。”

    “观想高山的沉稳,巍峨。”

    “以此来沉淀你的元力,让它们融入你的皮、肉、筋、骨、乃至全身器官。”

    “当你养出‘山高千重峰万嶂’气象时,既达到初级观想术的圆满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可做突破,进入‘观海’的阶段,也即是中级观想术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魏风华指导罗净在观想时如何配合呼吸,如何感应天地元力,如何将之透过吐纳之法,引导入体。

    这一讲。

    就讲了近两个钟头。

    期间,罗阎谨记导师的吩咐。

    没有打断。

    即便有疑问,也按捺在心底。

    “总之,《观山海》这套功法,可以让你完成初级和中级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要说的就这么多,你有问题就提问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魏风华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罗阎没有立刻提问。

    他沉默地走向训练馆一侧。

    拿来张折叠椅,打开,放在魏风华的旁边。

    魏风华看了椅子一眼,也没客气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罗阎这才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观想术有多少个等级?”

    “每个等级有几个层次?”

    “不同等级的观想术,需要修炼不同的功法吗?”

    林林总总问了七八个问题。

    魏风华笑了下,道:“按照我们在那个‘世界’里的发现,观想术分为筑元、开窍、聚海等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觉得太繁琐了,于是将其修改为基础、初、中、高级这样的等级划分。”

    “在高级以上,还有通玄、开刃、化羽这样的等级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你离接触这些还早,暂不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层次方面,每个等级分为五个层次,以及一个‘圆满’。”

    “但即使不修到圆满,也可以突破,这视情况而定,可灵活操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同的等级,确实需要修炼不同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学院至多只能够提供高级功法,且需要达到一定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后面那些,就需要通过其它渠道,甚至需要去那个‘世界’探索,才有希望获得。”

    魏风华一一解答了罗阎的疑问。

    罗阎记下后,点头道:“我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修炼。”

    在魏风华的注视下,罗阎使用他刚才所传授的方法。

    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呼吸,同时又在脑海中观想山与海的壮阔画卷。

    起初他需要一心二用,不是呼吸的节奏出错,就是脑海中的画卷无法维持。

    魏风华不厌其烦地帮他纠正。

    渐渐的,罗阎找到了窍门。

    呼吸逐渐改变,同时感觉到附近空气中,有丝丝温暖的气息,缓慢地钻入身体中,并流淌全身。

    罗阎按照导师的提示,有意识地将这些气息引导向自己的皮肤。

    让它们渗透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当罗阎全神贯注的修炼时,他并末发现,自己的皮肤微微泛着微光,呈现出些微岩石的纹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罗阎听到魏风华的提示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结束了入学后的第一次修炼。

    他发现身体已经被汗水打湿,而且汗液酸臭,并带着一丝腥气。

    魏风华起身道:“回去洗个澡吧,接下来你自己修炼,修到‘初级二层’的时候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罗阎举起手问道:“怎么知道已经修到‘初级二层’?”

    魏风华咳嗽两声,轻飘飘地道:“到了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这第一层的修炼,要让元力完全渗透你每一寸皮肤。”

    “先四肢后躯干,最终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,都要被元力渗透。”

    “眼皮也不能落下。”

    罗阎点头记下。

    离开训练馆后,他只身返回宿舍。

    途中看到不少同学归来。

    众人脸上大多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显然下午的课程都有收获。

    到宿舍区的时候见到洛北辰,后者笑眯眯地朝罗阎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看起来像是忘记早上的不愉快。

    罗阎没有理会,贴墙而走,转眼远去。

    洛北辰收回视线,笑了下,便走进宿舍里。

    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正好那个粉面青年进来。

    洛北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便一拍脑袋:“糟糕,我好像有东西落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走,不忘关门。

    洛北辰这才深深吸了口气,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洛天意打来的。

    洛北辰喊了声‘爸’,但手机那边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洛天意的声音才响起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洛北辰脸色微微一变,但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洛天意继续道:“谁要你多事,我需要你帮忙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读书,就是帮了我大忙!”

    “你倒好,第一天入学,就想着布局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以为,杀一个地表来的野小子,就能够扳倒狄征?”

    “他要那么好扳倒,早就倒台了。”

    一通说之后。

    洛天意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接着才道:“你不是你大哥,你没有他的格局和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对你的要求向来不高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连这点要求也做不好?”

    洛北辰的脸色突然涨红,呼吸急促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但仍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洛天意继续道:“算了,你都已经要打死擂了,我也就不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量提供资源给你,但你记住,如果你在擂台上打输了,甚至被人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我不会,也不能为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安排你退学?”

    洛北辰这时才阴沉说道:“我不会退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一直看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改观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他用力指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洛天意留下简洁话语,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洛北辰收起手机,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,他已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白天依旧有文化课。

    这次是个女老师。

    三十出头的模样,长发扎成一根高马尾。

    脸上贴着胶布,穿着背心,衬衫系在腰间。

    手上还戴了双工作手套。

    看起来像是刚从工作台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叫赵依丹,负责你们机甲常识课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老师刷刷刷,在黑板上写下一些词语。

    骨架!关节!外甲!引擎!动力源!

    写完之后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把粉笔随便一丢。

    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机甲的骨架,类似于动物的骨骼,或舰艇的龙骨。”

    “是用于机甲形态的支撑,是带动机甲运动的内部主体结构。”

    “它在极大程度上,决定了机甲的活动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在战斗中,一个成熟的驾驶员,要有意识地保护机甲的骨架。”

    “宁愿外甲损坏甚至击毁,也要尽量保护骨架不受损,不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外甲损坏,只需要简单的维修或更换,就可以让机甲完好如初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是骨架受到破坏,那非但维护成本直线上升,并且很多时候,是极难修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们这些臭小子们,都给我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网游竞技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