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贞娘从此夹起尾巴做人,绝不敢再与崔姣交恶,不久新的掌书入住旁舍,这桩私怨也就当作不存在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崔姣的月事刚走,就急着去求苻琰给她造藉。

    正天热,崔姣一手拿团扇遮阳,一手提着食盒过怪石夹廊,入了去往崇文殿的宫道,才走有一盏茶功夫,就见左侧宫道来一人,竟是那住在慈恩寺里的书生郭守山。

    崔姣道,“郭夫子慢走。”

    郭守山这才注意到她,她现下身上穿的是女官服,大太阳下,肤白胜雪,云鬓花颜分外美貌,郭守山看的晃神,直见对面女郎攥着帕子手遮在嘴边软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郭夫子应是不记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郭守山局促的冲她行叉手礼,“某认得娘子,上回在慈恩寺娘子虽戴了幕篱,但身形也是认得出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样的佳人,只惊鸿一眼,便能记许久了。

    崔姣眨眨眼,“郭夫子眼力真好。”

    郭守山被她夸得愈加腼腆,一张清秀的脸也不知是因为太阳太烈晒红的,还是因她这句话红了脸。

    崔姣觉得他有趣,想到她阿兄说过的,许多书生寒窗苦读数十载,为得功名,很多都不急着娶妻,来长安以后,她也曾听人说过,一旦书生高中,就会有许多显贵之家榜下捉婿,能做贵族女婿,谁愿意娶贫妻呢。

    “郭夫子怎么来东宫了?”崔姣问道,他是白身,应当不好进宫里来。

    郭守山回她,“某现做了太子殿下的食客,在崇文馆为殿下撰修《水经》。”

    崔姣道了两声恭喜,“郭夫子才学渊博,才能得太子殿下看重。”

    郭守山连忙道,“不止某,太子殿下收了某在内的五人,崇文馆内人才济济,某之才学想比其他人并不算出众。”

    崔姣眼睛一亮,原来苻琰还收儒生做食客,进崇文馆与那些有才之人交流,倒比进官学还好,她阿兄才学也不差,若也能被苻琰收做食客,以后入朝为官不是更容易吗?

    崔姣心下有了想法,又问他,“郭夫子现下算做什么职务?”

    郭守山如实道,“当不得什么职务,某只做食客,比不得崇文馆内的学士们,若想为官,还需得入科考。”

    崔姣点点头,不管怎么样,给太子做食客,有太子这层身份在,她阿兄以后前途无忧,比官学还好。

    崔姣拿定主意,又问他要去何地,这宫里是不能随便乱走的。

    郭守山说是去见苻琰。

    崔姣见他好像不认路,便与他一起往崇文殿走。

    郭守山一路窘促紧张,直到黾斋门前,才鼓起勇气小声说,“未知娘子做何宫官,某恐对娘子有不敬之言。”

    崔姣笑道,“我只是内坊一名掌书,都是为太子殿下做事,郭夫子不用高看了我。”

    郭守山默默记下掌书这个官职,他不敢唐突佳人,连名字都不敢问。

    崔姣却很直率的告诉他,“我姓崔。”

    郭守山紧了紧手,十分克制的朝她又行叉手礼,“崔娘子。”

    他忽又觉得自己叫错了,忙道,“不、不是,是崔掌书。”

    崔姣没忍住扑的一笑。

    郭守山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时家令走出来,崔姣想进去,家令道,“殿下让郭夫子进去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不让她进了。

    崔姣只得等在廊外,太阳太烈了,即使站在背阴处,仍热的流汗,快等的不耐烦时,郭守山才出来离开了。

    崔姣想进去,跟家令道,“厨下做了酥山,妾送来给殿下,这么热的天,怕是要热化了。”

    家令笑道,“崔掌书回去歇着吧,某送进去即可。”

    抬手欲接过她的食盒。

    崔姣犹豫着,细声说,“妾能自己送进去吗?”

    家令将手缩回袖中,面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崔姣小声道谢,推门入内。

    家令收起笑,露出一副苦恼的神色,小娘子与郭守山说笑了几句,太子就很不快,可见太子十分在意小娘子,这不是好事,再如何喜爱,她也只是个侍妾,侍妾仅供太子纡解消遣,只听说内帷妇人争风吃醋,没听说主君反过来因一个侍妾吃干醋的。

    他困惑不已,是不是本末倒置了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崔姣进来步子放轻了,太子伏读书案,她将食盒里的酥山拿出来放到他手边,没见他的眼睛从书上移开,便要坐到他身边为他研墨,可才弯身。

    苻琰忽道,“不要在这里打搅孤,立刻出去。”

    崔姣只见他侧脸冷然,薄唇抿成一条线,像是生气了,可她也没得罪他,为什么置气呢?

    他本就喜怒无常,崔姣领略过他这鬼神莫测的脾性,但现下她有求于他,-->>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还得小心侍奉。

    崔姣没出去,挨着他坐下,察觉他身体骤然紧绷,害怕他又想啃自己,便退开一点,给他磨墨,磨好了,就乖乖的将两只手叠在膝上,纱制绣花宽袖垂在他的脚边,让他知道,她在陪伴他。

    酥山不能放久,有些化了,崔姣闻着奶香味,有点馋,但也只能过过眼。

    “殿下再不吃,酥山要化完了。”

    苻琰没理她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下来,崔姣差不多摸透了与他的相处之道,刚刚赶她走一定是装出来的,不然还会出声喝她。

    崔姣伸细指戳他的胳膊,嘟哝道,“殿下不要跟妾置气,妾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被他打了五十下屁股,还要跟他说自己错了,想想都心酸。

    苻琰滞住,随即将她的手拂开,自执箸吃酥山。

    崔姣看他吃小小的咽了咽口水,不忘求他,“妾的户籍还在长房头上,殿下可不可以帮妾重新造藉,妾不求其他,只要能让妾脱离长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苻琰慢条斯理的放下箸,崔姣忙递上茶,苻琰饮一口,冷道,“脱离崔氏长房,你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崔姣道,“妾想立女户①。”

    苻琰道,“你还有兄长,立女户不合律法?”

    崔姣想了想,她与兄长实为唇齿相依,不能告诉他兄长与她非亲兄妹,遂罢了立女户的心,只说,“妾不想和大房再有干系了,求殿下想想办法,让妾与他们分开吧。”

    苻琰眼睨着她,矜贵冷傲。

    崔姣红了眼眶,低头哭起来,“妾是殿下的人,不想再和长房有瓜葛……”

    苻琰那阴沉的眉际稍霁,未几说,“茶没了。”

    崔姣赶紧给他倒茶,泪珠还垂在颊侧,看起来又可怜又乖顺。

    茶递给苻琰,苻琰接茶时被她握住了手,粉嫩雪细的手指尖怯生生攥着他,他沉眸斜她,泪珠还坠在浓密睫毛上,抖了抖,落两滴没进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苻琰无情的把她手拨开。

    正当她失落了,却听苻琰道,“孤想想。”

    崔姣才心安,寻思他既然能答应帮她造藉,那再问问他愿不愿意收她阿兄做食客,没准也会答应!

    崔姣擦擦眼泪,等他喝了茶,再吃掉剩下的酥山,服侍他漱口,这些事情做完了,苻琰开始赶人,“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崔姣试着说,“妾路上遇见郭夫子,听他说,殿下收他做食客了……”

    苻琰那两条稍稍舒展的眉毛又要皱起来,“郭守山倒是什么都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崔姣一心惦记着阿兄,没注意他神色微变,问道,“殿下还收食客么?”

    苻琰未答。

    崔姣一鼓作气,“妾知殿下广纳天下青年才俊,都说举贤不避亲,妾想跟殿下举荐阿兄崔仲邕。”

    苻琰道,“你兄长真有贤德抱负,不需你一妇人举荐。”

    崔姣急道,“妾与阿兄身如蜉蝣,在崔氏,尚且不能安身,如何敢彰显才德,妾自幼由阿耶教导识字,阿耶死后,是阿兄悉心教妾,殿下您知晓妾的,妾不敢自诩饱学多才,但也识字懂礼,若阿兄无才无德,断不能做妾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苻琰执起书卷道,“孤的食客已招满,不收人了。”

    崔姣知他对自己有偏见,连带着阿兄也被他看低,她起身道,“殿下不相信妾,那就等阿兄来长安赶考,那时殿下看了阿兄的行卷,一定会后悔不相信妾今日所说的话!”

    她气鼓鼓的冲他行退礼走了。

    苻琰看着手里的那卷书出神,她兄长可能来不了长安了,给她送信的海商前日已经回了长安,那封信没送到崔仲邕手里,她被送出清河后,崔氏以偷盗族中墨宝的罪名将崔仲邕从崔氏除名了,现人已不知去处。

    他本想过,待他择定太子妃,便将崔姣遣散,她是崔氏女,还归崔氏,和他再无关联,但她现在想脱离崔氏,重新造藉,她兄长不在,一个小娘子想自立门户何其难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被崔氏左右,如果他替她再造藉,待遣散后,她可自由嫁人,她是东宫宫官,从东宫出去,即使嫁不了豪族显贵,也能嫁入富足新贵之家。

    苻琰想到了方才,郭守山和她说话时,她笑得欢悦至极,郭守山虽贫寒,但有学问,将来必能在科考中得名,崔姣与他是般配的,只要他愿意撮合。

    崔姣对他的撒娇依恋会变成郭守山的,崔姣是他的人也会成了郭守山的,他们之间的亲密都不再是他一人独有。

    苻琰猛地将书掷开,神情益发阴郁乖戾。

    他绝不会被一个小妇人蛊惑,她还是他的侍妾,任何夫主都不会高兴自己的侍妾与其他男人来往过甚。

    崔氏不日就会举家迁来长安,往后她被遣散回崔氏,凡有昏嫁,他自会照拂相看。

    造什么藉,他岂能听小妇人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插入书签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娇妾薄情

火烧花果山

娇妾薄情笔趣阁

火烧花果山

娇妾薄情免费阅读

火烧花果山
本页面更新于2022
北蕭阁 诡秘:我的马甲遍布时间线若听风声 超神:文明崛起最新章节 白月光只和灭世魔头he免费阅读 我在荒岛肝属性最终永恒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梦 独特小说 北宋穿越指南全文阅读 苟在东宫涨天赋,发现太子女儿身机械八爪 从拜师李莫愁开始挂机无防盗阅读 随梦书屋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