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清晨,卯时三刻,陆垚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溜了出去,发现潘胖子果然在门口等着他,只不过这眼睛是怎么了,好像是黑了一只。

    “你这眼睛是怎么了”陆垚看着潘文一脸委屈的模样,感觉很好笑。

    潘文连忙捂住了受伤的眼睛,急忙说道:“上车再说,先走先走,我怕我父亲等会后悔,拿着木棍过来打我。”

    陆垚也赶时间,直接冲进了马车里。

    潘文悠悠的扬起马鞭,马车晃晃荡荡地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别说潘文这货驾车挺有一手,稳中有快,以后有当马夫的前途。

    “陆兄,我们这是要向哪个门走啊”潘文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这几日陆垚也没有白待,至少开封大致的地图已经了然于兄,也终于知道了他前几日从哪个门进的汴梁。“向南,往南薰门走。”

    “南薰门陆兄你这是要出汴梁啊”潘文被陆垚给吓住了,他以为陆垚只是去外城玩玩,没想到他是要出汴梁城,这座城池从他出生就没有踏出去一步,现在要出去,只感觉很害怕,要是回不来怎么办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有一个想法,他想回家。

    看着潘文满眼的恐惧,陆垚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,“有什么好顾虑的,有我在呢,怎么将你带出去就怎么给你带回来,你忘了我是怎么自己回汴梁。”

    陆垚这么说,潘文就放心多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南薰门刚刚打开大门,就有一辆马车驶了出去,他们二人成为了出城第一人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陆垚再次问道:“现在可以说,你的那只眼睛为什么变成熊猫眼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熊猫眼是什么意思”潘文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眼眶乌青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说嘛,还是被我父亲给打的。”潘文委屈地说道。虽说他没少挨他父亲的揍,可是每次挨打都感觉很委屈,尤其是这一次,这完全就不是他的错啊。

    “你爹还真打啊,而且下手还这么黑。”陆垚很惊讶。

    陆盱已经扬言要揍他几次了,可一次也没有打出手,他以为宋朝的人都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,没想到还是和后世一样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潘文埋怨道:“卯时肯定是租不到马车的,只能是昨天就把马车给租好,在藏马车的时候被我父亲逮了个正着,我父亲二话没说就给我了一拳,还骂我说是不是学你想要离家出走,我哪里有这个意思啊,只能据实说我明天和你坐马车去外城玩,这才放我一马的。而且我早上也是在我父亲的目光中架着马车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陆兄,别走远啊,可不能很晚回家了,不然就不是一拳那么简单的事情,我的性命都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陆垚捏着下巴说道:“这么危险啊不过不要紧,那个地方离汴梁只有二十里远,下午就能回汴梁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是最好了,我们向着哪个方向走啊。”潘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沿着官道一直走就可以了。”好在来时的路并不烦琐,不然陆垚真的不记得怎么找到他的suv轿车。

    马车在官道上飞驰,一个时辰之后,两人已经差不多来到了陆垚穿越的位置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差不多呢,那是因为陆垚一直没有找到他之前系上的那根红绳。

    陆垚自语道:“没道理啊,我记得就在这附近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垚满脸愁容,潘文疑问道:“陆垚,你不会是迷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迷路呢,你继续往前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走着走着他们已经绕到了山的另一边,他们还看见了一个升起炊烟的村庄,然后陆垚还看到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个载他入城的老伯。

    “老伯老伯”陆垚挥手呼喊。

    那位老伯站在原地,听见有人喊他,却发现根本不认识喊他的那个人是谁,等陆垚他们近前之后,老伯才想起了他是谁,“原来是少年郎你,前几日我在城门口没有等到你就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陆垚比之前瘦弱的身体要胖上一些,衣服也穿得光鲜亮丽,老伯之前真就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既然老伯出现在这里,就说明离他穿越的位置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就是想问老伯一件事情,就是我之前和你相遇的地方在哪,你能麻烦告诉我一声吗”陆垚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可走过了,再往前走就是我住的郭家庄,你得往回走个四里地才是我们见面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陆垚的一脸的尴尬,刚才还言辞凿凿地说自己没有迷路,转头老伯就说他走过了,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老伯,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陆垚想要赶紧离开这个丢脸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少年郎不急。”老伯从他背后的猎物中拿出了一只野兔递给了陆垚,“少年郎,前几日你给的那些油我拿回去之后,我的妻子和儿子都说好吃,就送你一只山兔打打牙祭,也算是感谢你送的油。”

    陆垚连忙拒绝,“你送我进城的,我又怎么好意思再拿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只山兔又值不了几个钱,你且拿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数番推托无果之后,陆垚也收下了野兔,挥手与老伯作别,调转马车去找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找个小半个时辰,陆垚指着一个树枝对着潘文说道:“你看这像不像一根红绳系在上面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像”潘文无情地说道,这根树枝上压根就没有红绳。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缺德,连一根红绳都给我顺走了。”陆垚真是气愤,连一根红绳都有人偷,还有没有天理了,还有没有王法了,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这里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潘文点点头,这大山里面他是不敢进去,还不如在外面看看风景。

    陆垚爬上山去,发现掩盖轿车的茅草没有被破坏,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没有忘记随身带着车钥匙。

    “滴滴”两声,车锁打开,陆垚将这些茅草都拿到一边,打开车门的第一步就是找到自己的太阳能充电宝和数据线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充进电的那一刻,别提有多舒坦了,就是这个声音他日思夜想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先将手机放在一边充电,打开后备箱,陆垚扛起一蛇皮袋的土豆就向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陆垚将土豆塞进马车之后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陆”潘文还没喊出声来,陆垚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趟一趟地搬运,什么玉米,辣椒,西红柿,花生,大米,一箱盐,统统搬个干净,还有一些生活用品,如牙膏牙刷,毛巾,医药箱,衣物什么的,能搬的都搬,反正马车很大,也不至于再跑一趟。

    最后陆垚也不忘将那几本学习资料给带上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充电宝,锁上车门,再盖上茅草,完事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爱车,陆垚有些不舍,现在是不可能将轿车开回汴梁的,等自己以后有了本事,再把轿车给开回去,毕竟放在这里不是很安全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走了,总有一天我会开着你兜风的。”陆垚最后摸了一下轿车之后,转身跑下去山去。

    他跳上了马车,催促道:“胖子快走。”

    马车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潘文看着摆满货物的车厢,惊奇地问道:“陆兄,你不会是去打劫了吧,怎么会搬出来这么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这可都是我自己的东西。”看着这么多本该不存在在这个时空的东西,陆垚感觉好熟悉,说实在的他有些想家了。

    睹物思亲,这些满满当当的都是父母对于他的爱,而这些东西必将改变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“未能在你们面前尽孝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失职,不过我一定会让整个汉族发展起来,绝对不会再受外族的屈辱。”陆垚用着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,他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个世界,至少让汉儿不能再受任何人的欺负。

    看着陆垚在小声嘀咕,潘文问道:“陆兄你在说些什么呢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来给你这个。”陆垚扔出一颗西红柿。

    潘文急忙接住,差点掉到了马车下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啊”潘文看着这个东西红彤彤的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“这叫西红柿,是可以吃的东西。”陆垚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怎么吃啊”潘文有些无从下嘴,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直接啃就行了。”说着陆垚直接啃了一口,酸酸甜甜的味道真的令人怀念。

    自从他上学之后就再也没有生吃过西红柿,口中的一切就是童年的味道。

    潘文也学着陆垚咬下一口,又酸又甜,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反正就是两个字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潘文三两下就将西红柿吃完了,伸手向着陆垚说道:“我还要吃一颗。”

    陆垚狠狠拍了潘文的手心,骂道:“吃什么吃,我要留着种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那有满满的一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等我以后种出来了,你想吃多少都可以,反正现在不行。”

    潘文带着惋惜继续昏昏沉沉地赶路,没一会儿就躺在一旁睡着了。

    陆垚接过缰绳,看着远方的风景,心生牵挂,拿出已经开机的手机,放出歌来:“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随,虫儿飞,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”

    潘文突然惊醒,“是谁在唱歌”

    然后听见手机响起声音,“您可能在找这首歌,即将为您播放自由飞翔。”

    “yo yo e on baby go?”

    陆垚很无语地看了潘文一眼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美漫世界的明星最新章节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免费阅读 东京:这个旁白不对劲!最新章节 美漫世界的特摄科学家 三国:曹营谋主,朝九晚五最新章节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我用副职加天赋免费阅读 妖女住手百度百科 从水猴子开始成神无弹窗 醉兮阁 祖国人降临美漫七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