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色已晚,伏黑惠正躺在床上发呆。www.jingruo.me他的脑中始终放映着前几天的一幕幕,蝉鸣声不断,让人无法安心入睡。于是他选择出去走走,就当散心了。

    没走出多远,就在森林里看见了不知名的荧光生物,有点像大型发光蘑菇。

    难道是五条老师故意放在这的吗?

    他走到跟前,凑近一看,原来是缩成一团睡觉的白川同学,她皱着眉,在冷风的吹拂下瑟瑟发抖,本来苍白的脸颊变得有些红润。

    头顶的小花不知道为什么成了一株小草,蔫蔫地合上叶子。花…是被冻掉了吗,合理但又不是很合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只小青蛙从她的头发里跳出来,歪着脑袋看向他,看起来呆呆的样子。

    伏黑惠蹲下身,想要将白川三二抱起来。还没等他碰触到,那只可爱的青蛙瞬间膨胀,变成了一只最少一级的咒灵。

    他飞快召唤出玉犬,让其中一只驮起白川赶紧走,自己留下来对付突如其来的敌袭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咒灵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理会。蹦蹦跳跳地朝着玉犬的方向走了,头顶上还有一朵熟悉的小花。

    白川的本体,不会被吃掉了吧,他不敢再动手,或许还可以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接着,咒灵和玉犬进行了友好的交流:

    呱呱?

    汪!

    呱!

    汪汪!

    非常神奇的是,伏黑惠感觉自己听懂了它们之间的对话,虽然内容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可以把小花还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要小花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坏狗!”

    “丑蛙!”

    咒灵的表情变得犀利起来,它生气地看向玉犬,然后一把揪起来白川三二头顶的小草,扔给玉犬。

    伏黑惠刚想伸出的手又默默缩了回去,感觉这个时候不大适合出手。神色复杂地盯着白川三二的头顶,那里又蹦出了一株新的嫩芽。

    并且很生气地叉腰指着咒灵,骂骂咧咧的样子。咒灵也知道自己做错了,撞出一副受伤的样子指着旁观的伏黑惠,仿佛是他先动手的一样。

    伏黑惠:?演技未免太烂了吧。

    最后,在小草的指挥下,伏黑惠背着白川三二回到了自己的寝室。他将人直接放进了自己的床上,转身要走的片刻被轻轻拉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她呢喃道:“别丢下我…”

    声音很轻,不认真听根本就不清楚。www.yewu.me伏黑惠停下步伐,叹口气,召唤出玉犬塞在她身边,推门走了。

    屋内,玉犬和悲伤蛙对视了一整晚,双方都非常不服输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伏黑惠在自己卧室门前惨遭暴击,由高专好老师·五条悟发现并解救。

    飞速掏出手机拍照的五条悟感叹,最近有趣的事情实在太多,拍都拍不过来。此时捂着脑袋的伏黑惠站起身,他面无表情地看向五条悟。

    “已经拍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啦啊啦,这种珍贵的回忆永远都不会够的~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还没说完,从不远处传来的巨大动静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五条悟收起了手机,严肃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这突如其来的变脸让伏黑惠心头一紧,有敌袭?!

    结果某人又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,又有乐子可以看了!

    伏黑惠:…啧,我就不该对他抱有什么希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蛾正道正等着那位神秘新生的到来,那是在五条悟告知这个人之前就有的消息了。来自高层的紧急通知:一个月后,会安排一名插班生进入高专学习,必须全力保证祂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祂”?

    这用来代指神明的字怎么会放在这里呢?夜蛾正道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,但他的潜意识告诉他,不能再去多想。或许,等那位神秘人入学后,一切的谜底都将解开。

    门,被缓缓推开了,由于逆着光,看不清来人的样貌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抬起头,他审视地看着面前之人:“就是你吗?”

    随着大门的闭合,祂的样子终于清晰,一个荧光绿头顶长花的少女?她看起来还不如自己做的一只兔子有攻击力。

    白川三二停在原地没有动弹,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倒是显得有几分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看错了吗?

    下一秒,女孩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,头顶的小花都吓得立了起来。夜蛾正道刚想说些什么,他身边的咒骸全部自己站了起来,追着前面的少女跑,他甚至能感受到它们激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等等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夜蛾正道匆忙站起身,不可以啊,如果她受伤了我可没办法交待,你们这些家伙快停下来!

    事情的最后还是由五条悟结束的,他一把抓住了某个惊慌失措的白川三二,然后将其它咒骸就像是踢皮球一样一边一个。

    白川少女躲在五条悟的身后,她警惕地盯着夜蛾正道,仿佛他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夜蛾正道想说点解释的话,结果看见白川直接捂住了耳朵,头顶的小花还朝他做着鬼脸,被发现后又若无其事地扭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被狠狠误会了啊。

    继续拿出手机拍照的五条悟: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你终于平复下紧张的情绪,将头顶的玩偶都摘下来放到一边。快点开始考核吧,你真的不想再看见这些东西一次!

    夜蛾校长:下面开始入校考核。

    你认真地点点头,拿出十张草稿纸,函数、集合还是数列?放马过来吧,你可以打十个!

    夜蛾校长:请问你为什么要学数学?

    ……呆愣地放下手中的笔,你不禁开始问自己,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学数学呢?是梦想,还是热爱,亦或者是对数学的向往。

    点开小喇叭,你哽咽地说:“因为我脑子有病。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:……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抱歉您的入学申请失败,可通过完成一张小测后重新申请】

    这个世界就不允许别人说实话了吗,你无语凝噎,认命地做了一张小测,这次你用你的特长编了一个快板,来惊艳这位校长先生。

    “数学好,数学妙,学好数学呱呱叫。几何函数和向量,这里的知识真奇妙。学习数学为了啥,其中的奥妙自己悟!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:……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抱歉您的入学申请再次失败,可通过完成两张小测后重新申请】

    好家伙,这都没有打动他吗。随后你又尝试了几次,无一例外都是失败。啧,你摆烂了,完全不想再去搞清楚这个校长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随口一句:“因为热爱。”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恭喜您,已成功通过入学申请!】

    【玩家身份变动:东京都立高等咒术专门学校一年级生】

    【由于特殊变动,请玩家重新选择阵营:善良、中立和邪恶】

    既然你是要成为救世主的人,那么当然要选择善良阵营啦。接着又弹出来了几个善良等级分类,你没仔细看后面的自带备注,直接选择最上方的绝对善良。

    【玩家阵营已成功划分:善良/绝对善良】

    不过,没想到这位校长看起来浓眉大眼的,竟然也是喜欢这种热血中二病式的回答吗?或许,人到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着一颗充满热忱的心吧。你赞赏地看向夜蛾校长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,校长送了你一个兔子玩偶当新生入学礼物。看得出来,他并不想给你,只是那只兔子死死粘在了你头顶的小花上。五条老师想帮你拽下来,还被小花凶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受伤地抽回了自己的手,仿佛被伤得很深一样倒在你的身上,演技略微浮夸。

    系统已经给出了接下来的任务提示了,类似于普通高中生转校一样,这个流程你非常熟悉,毕竟你在现实中的经验可以说得上是丰富了。

    回想起了并不怎么愉快的记忆,熟悉的窒息感又萦绕在你的周围,晕乎乎地站起身,你蹲坐在阳台上,缓了很久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略微活动一番僵硬的手指,你点开了游戏。

    场景转换成了一个简单的房间,和伏黑惠的卧室差不多配置。你四处打量,貌似什么生活用品都没给你留下,原来游戏角色都不用刷牙洗脸的吗。

    五条悟:你没有带东西过来吗?

    好家伙,你以为这个游戏可以贴心的给你备好呢。肩膀上的小青蛙蹦了蹦,它很骄傲地示意自己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五条老师很夸张地诶了一声,他看着你那写满贫穷的三无脸和头顶泄气的花花,非常友好地给你提供了一个可以赚钱的任务。

    【Npc特殊任务:请帮助喜久福被某人吃掉后,还在饿肚子的可怜老师买点吃的吧!】

    你接下了任务,但喜久福那件事都是什么时候了啊,难不成这所学校连工资都发不下来吗?完全可以向教育局投诉了吧。

    超级开心的五条老师:真是太感谢…你叫什么名字来着?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连名字还没记住吗,你嘴角一抽,下意识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不对不对,这是游戏,游戏的你应该叫:白川三二。

    “好简单的名字啊,老师会好好记住的哦~”

    他把买喜久福的地图递给你,然后飞快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喂!你还没给钱啊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“因为热爱!”

    夜蛾正道:...有点不对劲,但又很有道理。感谢在2023-03-06 21:43:45~2023-03-07 23:48: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