荧光绿头发的女孩弯腰捡起了一根拐杖,她用手轻轻拍拍上面的灰尘,直直递给了漏瑚。www.hailan.me

    ……此时还被气得直哆嗦的漏瑚怎么可能接过拐杖,他恨不得直接开启领域杀了所有人,一旁站着的夏油杰按住了他。

    不要惹是生非啊…漏瑚。

    女孩见他不肯收,直接迈步上前,握住了漏瑚的手,将拐杖塞进去。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世上还能有这么勇的人类,某位暴躁的咒灵罕见地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”虽然看不出她的表情变化,但略带轻快的语气和头顶的一朵奇怪小花倒是能看出她此时的高兴。

    看向她头顶奇怪的东西,一种熟悉又陌生的力量来源。夏油杰瞥过身侧不知道怎么就呆住的漏瑚,和一直情绪反常的花御……有意思,这个女人绝对有什么特殊的能力。

    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灭火器,夏油杰刚想说点什么,就被眼前的女孩抢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认真地看向他,微微皱眉:“照顾好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饶是一向能说的他也没反应过来,爷爷是指身旁的漏瑚吗?

    “夏油杰,很感谢你的帮助,下次再会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,再不走就不大好了呢。夏油杰伸手拉过了漏瑚,转身离开,顺带对这位神奇的少女做了点小标记,毕竟她看起来像是个不错的实验对象呢。花御站在原地没有动,直到陀艮拽了拽他,才恋恋不舍地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餐厅一段路程后,漏瑚才彻底清醒过来,他猛地回头看向刚刚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你还没从刚刚的打击中走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已经懒得去反驳的漏瑚没理会夏油杰的嘲讽,他睁大了眼睛,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咧开了嘴角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最可怕的诅咒可不是我们这些家伙。”他现在才反应过来花御刚刚的反常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?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漏瑚指向惊慌失措跑出快餐店的荧光绿色人影,带着一点畏惧的语气说道:“是爱,爱是最可怕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夏油杰眯着眼睛,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,爱吗,这种虚伪的东西是如何称得上最可怕一词。

    身旁的三位咒灵都点点头,它们这副模样真是罕见极了。

    “夏油杰,可别小看了她,相信我。不久后,我们就可以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拭目以待。www.guilishu.com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你不是人类吧,我可没见过这么纯粹的灵魂。”蓝色小花长出了一张樱桃小嘴,他跳到你的头顶友好地和刚刚爬上去的原装小花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啊啦,貌似并不欢迎我这个新朋友呢。”虽然看不见他的脸,但还是能从声音里听出他此时愉悦的心情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你不是人类是什么,这个咒灵编理由能不能编个现实恰当一点的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恭喜玩家成功揭秘种族身份栏:咒灵;个人背景可通过后续事件继续揭晓】

    打脸来的是如此措不及防,你嘴里的糊糊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问:突然变成敌对阵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;

    谢邀,人在高专,刚当新生,感觉自己可能很快就要被抓起来暴打一顿了。

    不死心地点开小喇叭,你想问问这个奇怪的咒灵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。趁着周末放假干任何事都不需要做题,这不得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周末特惠不做题小喇叭,但只供五个字,多于字数需要小测解锁~】

    妥妥奸商没错了,你咬牙切齿地问出了五个字,没错,问好也算字数。

    “我是咒灵?”

    他扑哧一笑:“嗯…怎么不算呢?”

    好贱啊,真的好贱啊,你从未感觉过自己的血压有这么低。从见到这个咒灵的第一眼到现在,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你感觉到精神污染,倒不是说内容怎样,他的语气总是带着一股猫逗耗子的意味。

    残忍又天真,还超级贱嗖嗖。

    头顶的小花很给力地一个右蹬腿,将蓝色小花踹了下去,吃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继续为花花鼓掌,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的神!

    蓝色小花被打了之后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笑嘻嘻地躺在地上,他用一半的叶片撑着花脑袋,向你做起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我叫真人哦,是从人对人的憎恨与恐惧中诞生的咒灵,和你正好相反。噗,真是太有意思了,怎么会有从那种虚伪的东西中诞生的咒灵…”

    他自娱自乐了许久,一直在唧唧歪歪着你听不懂的话,不过你敏锐地抓住了重点。从五条悟老师出的高专学生入学考试卷中,你已经知道咒灵是从人的负面情绪中暴露的,这些负面情绪也就是咒力。

    非咒术师的咒力会泄露,而咒术师则是可以将这些咒力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你是咒灵的话,是从什么负面情绪中出来的啊,好好奇!一个完全不在意自己阵营转换的乐子人玩家只想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真人好像看出了你的好奇,他站起身,两片树叶插着花枝说道:

    “是爱哦,你是因为爱诞生的咒灵,真有趣~”

    真的吗,你不信。听起来怎么这么low,高低也要整一个十宗罪才能彰显你的高贵吧,脑海中幻想到自己以后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[让我来用爱朵蜜你们吧!biubiubiu,爱心光波!]

    直接脚趾扣地好嘛。

    你已经准备拿出纸笔写下例如:突破咒术师的一百种方法;高专教育系统的极度匮乏;高专校长是个喜欢玩偶的变态容嬷嬷这样的东西。不得不说,你的反水觉悟真的很高,完全不需要威逼利诱就直接成为了绝赞卧底呢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玩家阵营依旧为高专学生,请勿随意转换阵营】

    系统看不下去了,给出了警告。

    你讪讪地将刚刚生成的大脑文件删去,这不怪你,比起当天天加班、没有心意的正派角色,完全不如当一个邪恶又迷人的反派角色有意思啊。

    真人:给你几个小东西作为见面礼,真是期待下次见面。

    他从花的形态慢慢变化,逐渐形成了最开始的人形,整个过程可能有点猎奇,因为你的屏幕上全部都是系统自带的马赛克。

    你站在原地没有动,出于好奇还有就是,你感觉自从他知道了你的咒灵身份后,就没有了危险性。这么说,咒灵的身份感觉还是有点好处的?不对,你现在是在咒灵和咒术师两方阵营里的水草,好刺激,这辈子第一次当二五仔!

    真人递给你了五六坨泥巴,他笑着说:

    “一些无聊的失败品而已。“

    说完话后就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低头看向手里的礼物,你一时之间搞不懂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真人的赠礼(利用术式将人类改造成半咒灵的实验产物)】

    ……?什么?

    其中一个泥巴突然张嘴,他绝望地用嘶哑的嗓音喊着:救救我!

    啪嗒,手中的东西全部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你仿佛还能听见真人充满恶趣味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头顶的小花由于气愤,直接跳从你头顶跳下来,一根枝条自动分裂成两半,跑向了真人离开的方向,气势汹汹到有点像杀猪的。

    啊…?原来花花还有这个功能吗,不理解,但大为震惊。默默为真人祈福,祝他能在愤怒花花下存活。

    将掉落在地的泥人捡了起来,虽然是游戏npc,但你还是不忍心看着他们就这么死掉。

    你总是有一种这样的想法,或许现实世界也是一场大型游戏,你就是其中一个普普通通的npc,所以在玩任何游戏时,出于同为底层npc的同理心,你都是会去帮助他们干些事情。

    怎么,电子功德就不算功德了吗?

    如果现在的他们是咒灵,那也就是意味着你可以将其收为宠物。尝试将头顶新长出来的花拔下来,对着一群泥巴玩偶说道:

    “可以救。“

    “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努力将语言压缩,你需要将他们对你的好感度达到60以上才可以收为宠物,要想突然喜欢一个人还是挺难办的吧,有点担心可不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半咒灵1、2、3…6好感度达到60,是否进行净化】

    啊,虽然知道他们是为了自救,但让你莫名觉得好虚伪啊。喜欢与好感这种东西真的这么容易就产生吗,不想再去多想,选择【是】。

    【系统提示:净化功能在周末不进行免费,请玩家在一小时内完成60道随机试题】

    60道数学试题出现在你面前…突然就不想救了呢。

    你将已经吃空的碗挪到一边,拿出草稿纸开始算这该死的圆锥曲线,该死的三角函数,和该死的数列题。

    比起咒灵,难道不更应该去管管数学吗?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小花:是不是不想活了?(磨刀)

    真人:见面礼而已啦,是惊喜~

    白川:二五仔!(两眼放光)

    ps:今天把整个线索都连在一起了,好耶/就是可能咒回世界要写好多orz

    (再次土下座,今天只够更一章,明天一定呜呜呜,私密马赛!)

    求营养液啦,啾咪!感谢在2023-03-18 00:39:54~2023-03-18 23:19: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小貓o 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小貓o 34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